「悲憫之心」還是「婦人之仁」

張阿德 心情故事 1 Comment

深深的記得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天,上午第四堂課的時候,被老師罰在教室後面半蹲,記得那時午餐時間快到了,心裏很怕奶奶送飯來的時候看到,如果看到,到時回家肯定免不了一頓竹荀炒肉絲…

下課了,午餐時間都過了一會兒,奶奶還沒送飯來,反而是隔壁的田姑姑來了,心裏慶幸奶奶沒來,躲過一劫,老師看到田姑姑,就先向田姑姑告我一狀後,放我回座,田姑姑在和老師交談後,到我座位旁蹲下,打開便當放在我桌上並幫我放置湯匙,讓我開始吃飯,正在大快朵頤時,發現便當蓋上有血但不以為意,而蹲在我身邊的田姑姑摸著我的頭對我說:「德德,要乖乖讀書不要惹老師生氣啊」,「喔,我知道了」我慣性的回答「我奶奶呢?」,田姑姑說:「奶奶剛剛在送便當來時出了車禍,所以奶奶才讓我送來的,不過不用擔心…….」頓時我聽不見了,記的好清楚,我完全聽不見了,眼睛看著便當蓋上的血,不知怎麼的突然間淚如泉湧般的流下,我自己真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,完全聽不見而且眼淚一直流,不知過了多久,傷心的感覺才出現,直到傷心感覺出現的那一刻,我才可以聽到聲音並控制身體的抽蓄,「德德,德德,你奶奶沒事,沒事,不用擔心啦」田姑姑一直在我身邊對我說著,原來奶奶只是被腳踏車擦撞到破皮而以,不過那次的經驗讓我記憶猶新,至今我仍一直搞不懂我的身體為何和會不受控制的一直哭…

記得有次在上海出差,在外灘看了對討飯的母女坐在街頭乞討,那女娃大約四、五歲左右,骯髒的在母親身邊天真的玩耍,而母親則安靜的坐在地上等人施捨,我坐在他們對面的行人椅上看著他們,對比城市的繁華,悲傷尤然而生,將自已早上在剛到虹橋機場時才換得二千多人民幣放在他們碗裏後,轉身就走。

另外一次是在台北林森北路一處的地下道,看見一名坐在地上乞討的老太太,不知為何的又起了憫人之心,將口袋裏僅有的千元大鈔給了她…

有名同事因為合併的關係被裁,明天是他的最後一天,他績效欠佳,之前早想將他掉離,但他年紀不小而家有重擔,他明日被裁之後,將何去何從了? 為此,心情又一整日他媽的不好,將自已關在辦公室內不知所謂…

寫了這麼多,也不知到自己倒底在寫什麼,在想什麼… 國中開始,逞兇鬥狠,青少年時期,逞強不服輸,長大後,爭權奪利,一直覺得自已是比壞人還壞的惡人… 為什麼有時心怎麼就這麼軟呢?!

想著,想著,就想起了項羽,婦人之仁,匹夫之勇,格局太小,成不了大器…我的範增在那裏?

Comments 1

  1. 曾經有類似的經驗。高中時,我的奶奶往生了。我跟奶奶其實沒有特別的感情,但是,她剛走的的那一星期,我在學校上課,眼睛會不自覺的一直流淚。但是我並不悲傷。直至今日,還是不知為什麼眼淚流個不停,但是,內心是空的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