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心決定論

張阿德 投資理財 Leave a Comment

前天晚上作夢,夢到了和美國總統歐巴馬談到了我對美元的憂慮,然後歐巴馬請來了柏南克和我一起討論美元的走向⋯

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夢,然而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這些日子的確為了想要對目前經濟狀況有更深入的了解,花了不少時間閱讀,研究和分析。

美國政府每個小時花二十億美元她所沒有的錢,一天二四小時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如此大規模的舉債,是絕對無法維持下去的。

美國各級政府財務缺口越來越大,底特律因為是大城市,所以他破產的消息能上新聞頭條版面,但他不是唯一的,上星期又傳出加州 San Bernardino 縣破產危機的消息。

越來越多包括但不限於發展中或第三世界國家,相互之間簽訂雙邊貿易貨幣協定來避用美元定價交易。

加上 IMF SDR 的發展。

這一切的發展讓我開始懷疑美元到底還能作為國際貨幣多久,美元憑什麼還能是國際貨幣?

這個問題,我想我已經找到答案了。

這個答案是從兩個對話(不是夢裡和歐巴馬及柏南克的對話)和對最近國際情勢的觀察上得到的。

第一個對話,是和一名剛從印度度假回來的朋友,談到印度最近的經濟情勢時,談到美元最近的走勢,他的觀點很簡單,世界上可能沒有幾個國家能比美國的財政更透明,民主,法治,穩定?

第二個對話,是和媽咪談到我對美國官方發佈的 CPI 和 失業率的不信任時,她的反應則是不信任美國,難道相信中國嗎?只要民眾相信,政府說的,經濟真正的在好轉,消費者信心指數就會上升,企業營收也會因而跟著上升並開始雇員,造成失業率真實的向下⋯謊言,相信的人多,也就成了事實。

加上最近國際情勢上埃及,敘利亞等的發展,讓我看出一個道理,世界上的動亂不會少,國與國之間的紛爭不會少。

亞洲的東海,南海,釣魚台,北韓,等等,中東的以色列,伊朗,埃及,敘利亞,等等都是不穩定的因子。

美國畢竟是世界上的強權,像賓拉登這種敢在美國太歲頭上動土的人畢竟是少之又少,但反過來,說要打你就能打你,要推翻一個政權,雖然不輕鬆,但她可以做得到,隨便丟幾顆巡弋飛彈到敘利亞,不知道能不能有效嚇阻敘利亞使用化武,但可以保證的是敘利亞貨幣對美金的兌換率肯定大跌。

總而言之,信心決定論,而且凡事是相對的,美國相對的穩定,相對的法治,加上美國是絕對的強權,因此人們選擇相信美國,而人們對美國的信心,則是美元只是成為國際貨幣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有了這個結論,我決定不朝放空美元的方向進行布局。

發表迴響